Ltcn.cc

蔡维德:数字货币战争:从国家安全和市场两角度来思考

咪乐|直播|平台|下载安卓 他还鼓励学生走进自然,投入大自然的怀抱,享受那一份浑然天成的诗情画意。

1. 前言

2021-12-06世界开启数字货币竞争,而数字货币战争则是从2021-12-06开始的。当天,前英国央行行长Mark Carney在美联储提出“合成CBDC取代美元成为世界储备货币”,这一观点震惊美国朝野和金融界。于是在2021-12-06(中国双十一),由哈佛大学教授Kenneth Rogoff教授第一次提出“新型货币战争”,并认为科技、市场、监管为新型数字货币战争的3大竞技场。由此可见,这场新型货币战争虽然是由英国发起的,但影响最大的却是美国。因此,为保护美元,预防本国经济遭受冲击,美国开启了这场新型数字货币战争。

为“新型数字货币战争”,各组织机构纷纷举办会议讨论。例如2021-12-06,美国哈佛大学就举办了一场模拟白宫国家安全会议讨论“数字货币战争”,参与者包括现任美国SEC主席Gary Gensler也是美国拜登团队重要成员, 美国前财政部长Lawrence Summers、前国防部长 Ash Carter,以及麻省理工大学的学者等。针对此次讨论,哈佛大学还整理了会议报告并于2020年1月公开,而报告主题就是“数字货币战争:国家安全危机处理仿真”。

蔡维德:数字货币战争:从国家安全和市场两角度来思考

图1: 2020年1月哈佛大学出报告:数字货币战争

从那时候开始,有关“数字货币战争”的文章和讨论层出不穷。包括来自美联储、美国财政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欧洲央行、英国央行、摩根大通银行、摩根斯坦利、黑岩等重要机构发表的文章著作,也包括一些独立民间智库数字美元(Digital Dollar)项目报告,再加上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普林斯顿大学、伦敦大学学院、伯克利大学等高校的研究论文。其中由伯克利大学Vinod K. Aggarwal和Tim Marple合写的《数字货币战争》一文引人关注,这文发布于2020年12月全球亚洲(Global Asia)期刊上。

数字货币战争向来不乏竞争者,首先出现的是数字稳定币和法币的竞争,这是在2021-12-06发生的。但是2020年11月后又出现另外一个竞争,数字代币和法币的竞争。在2020年10月由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布的报告《跨境数字货币对宏观经济的影响》就没有讨论到数字代币和法币的竞争,只有讨论数字稳定币和法币的竞争。

事实上,数字代币和法币的竞争更为重要,因为数字稳定币的风险是“将来”,而比特币的风险是“现在”,并且脸书稳定币的体积现在是零,流动性也是零;而比特币的市值大过摩根大通银行的市值,流动性超过98%国家的法币,一度还超过99%。这造成世界金融风险是难以估量的。

伯克利大学的《数字货币战争》一文的显著特点就是呈现多维度的分析,而不仅仅是单维度概括。原文虽然只有4页,但是许多观点都是作者深思熟虑后的结果,令人耳目一新。另外,与其他文章不同,他们的观点并非是事后分析原因而是提出将来可能的场景。这些是8个月前写的,现在回头看他们的预测多半是正确,部分场景虽然还没有实现,而那些未实现的预测,则是我们需要密切关注的。

这里我们主要从两个方向讨论伯克利大学的观点,即国家安全和市场。在第2和第3节中讨论伯克利大学教授Aggarwal等的观点;在第4节讨论他们的事前预测,在第5节提出我们的分析。

1.国家安全:四个考量

显而易见,伯克利教授受前英国央行行长言论影响甚大,同时也全盘接受哈佛大学Rogoff教授的观点,认为数字货币能够影响到国家安全,而理论基础也是根据普林斯顿大学的“数字货币区”理论。

1)世界储备货币:CBDC可以作为储备资产或将威胁美元作为全球霸权储备货币的地位,特别是新主权CBDC的高流动性,而且市场对其更有信心。(备注:这点就是前英国央行行长2019年的观点)美元失去世界储备货币的后果将是难以承受的,因为美元是世界储备货币,美国进口本国货币商品有"过分特权"(exorbitant privilege)[1],一旦美元不再是世界储备货币,特权会随之消失,美国国内消费和军事费用会使美国承担更多的债务。虽然许多观察家指出,取消美元作为霸权货币的地位的门槛非常高。尽管如此,"过分特权”还是可能被挑战。 即使是区域性霸权数字货币也会对美元造成限制,并开始同样赋予"过分特权”。

2)跨境支付:由于CBDC不经过SWIFT系统,因此SWIFT系统将会失去作用。而SWIFT是美国货币政策的工具,用来制裁其他实体经济(例如国家)。因此,建立在SWIFT网络之外运作的主权CBDC,削弱美国执行制裁的能力,增加了一些国家反抗美国制裁的工具。

3)国家债权:CBDC提供了新的国际债务计价手段。随着对美元霸权主义日益不满,各国可能越来越对替代贷款方和工具感兴趣。从以美元计价的全球债务市场向包括CBDC在内的市场过渡,会削弱美国通过贷款计划实施战略优先事项的能力。

4)网路攻:CBDC需要数字货币网络成员之间基于互联网的某种程度的沟通,这必然会引入货币政治中全新的攻击。即对一国货币系统进行网络攻击的可能性,这是数字货币和国家安全最直接相关的一环。

2.市场:通过经济治国之道推广数字货币

这里,作者以5个观点来讨论政府如何来推进数字货币:

1)特征: 主要特征包括两用性(dual use)、外部性和可适用性:

两用性:一些看似商业企业的数字货币会对国家安全产生重要影响。(备注:脸书稳定币就是,比特币也是另外一个例子。)

外部性:外部性是溢出效应,指一个外部机构或是群体的活动使其他机构或是群体受损或受益的情况。货币是国家和全球经济的命脉,因此这一领域的技术发展对实体经济有明显的溢出效应。

可适用性:现在数字货币技术已经容易复制并且可以再度创新。这意味数字货币的设计可以更加“中心化”,使国家更容易监管数字货币(备注:正好和“去中心化”思想理念相反)。 这也意味政府可以发展对国家有利的数字货币技术,这样的技术可以保持政府在货币上的垄断,而且可以调控货币政策。 这方面的发展是大有可为的。

2)特征: 专注于竞争对手、供应安全、进入壁垒和规模经济。

a. 竞争对手:合规数字货币市场逐渐成为私人和政府竞技场,这要求政府学习和管理加密货币,从而提升私人市场监管力度。

b. 安全:效率问题是加密货币等私人数字货币发展的重要推动力,但作者现在看到,政府越来越关注与这些数字货币相关的系统的安全性和技术控制。

c. 入壁: 尽管基本数字货币的进入门槛较低,但更复杂的版本需要大量的知识和资本。

d. 经济: 明显存在与社交媒体等软件产品。我们发现不同类型的数字货币会产生显著的网络外部性,这意味着不同数字货币之间的竞争和经济状态不同。除了彻底禁止之外,比特币等分布式数字代币几乎没有给监管者留下什么漏洞,但数字货币之间的市场密度会产生从低门槛到进入的内部竞争。虽然私人数字货币之间的竞争是由一个国家内部的监管标准决定的,但主权数字货币在固定的相关参与者群之间的技术设计上却发生了更多的无政府状态冲突——各国央行竞相实现各种政策优先事项。

3)国内:国内结构以及政府与私人之间的关系是重点。比特币及其他数字代币拒绝政府监管,所以在不同国家,不同法规,不同市场环境下,会有不同数字货币出现。因此,我们不应只寄托于企业对数字货币的私人治理,而是期待出现一种战略性的公私动态,即特定公司要么因与国家优先事项保持一致而获得权力,要么处于不利地位。 

4)制度: 现在世界各国才开始研究如何来监管全球数字货币,但先行的数字代币让现有的监管规则略显滞后。如果没有国际对数字货币产生、监管制定规则,那么世界仍处于市场的"美国西部扩荒"(WildWest)时代。因为在没有国际或区域的监管机制,一些国家会使用政府经济手段在竞争中占据优势。同样道理,一些国家可能会增加CBDC和其他CBDC的互操作性来增加其货币优势, 而CBDC互操作性最终决定数字货币战争的赢家和输家。

5)全球体系:作者认为很可能私人数字货币以及CBDC会继续发展。

1.数字货币竞争的未来之路

伯克利大学提出4个重要数字战争的途径:

1)各国将继续干预私人数字货币:例如数字代币交易和ICO等事件。不仅看到了各国对数字货币的监管,还会看到多个国家在数字货币治理和监管上合作,并且这些合作会越来越紧密。(备注:作者使用“干预”两字,这比“监管”两字更加强硬)

2)激烈讨论:各国会在全球或是区域数字货币治理和监管上会有激烈讨论。由于现在大部分的规则都是正在制定,或是还没有制定。 (备注:即使制定了,例如FATF的旅行规则制定与实施,整体来说仍只是在实验阶段,由于不是所有签署国家都在执行这规则。)

3)面对冲突,数字货币阵营涌现:世界许多国家都会参与数字货币的讨论,即使这个国家没有发展自己的CBDC或是数字货币,但依旧对这课题感兴趣。因为它们必须面对这些兵临城下的外来数字货币,而且这些数字货币有其外部性,以及其法币和数字货币的交换性。因此,这些国家必须考虑在多个数字货币挑战下,必须考虑如何有一个平衡,例如加入一个数字货币阵营。(备注:正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2020年10月报告提出的“数字货币阵营”,一个中立国家需要考虑和哪一些国家的数字货币进行交互,而不和其他国家数字货币交互。于是世界货币市场分区)。

4)竞合关系:各国加强对私人发行的数字货币加大监管和限制。由于政府动作比较慢,因此需要和企业合作,同时对企业进行强监管。因此可能会出现2个极端现象出现:

a. 有的私人数字货币因为和政府合作而大大发展;

b. 有些私人企业因为和政府合作而退后,发展不起来。 

2.我们的分析

这篇伯克利文章的观点和我们过去提的一些理论一致:

CBDC或是数字货币将会对整个国家实体经济造成影响,甚至包括世界储备货币,债权,跨境支付等;

政府在强监管私人发行数字货币的同时也会寻求与科技公司合作,发展相关科技;

数字货币的出现会迫使世界金融市场分裂为多个“数字货币区”(阵营)。即使一个国家不发展自己的数字货币,也会因为其他数字货币“兵临城下”,而被迫加入一个或是多个数字货币阵营。

下面一些观点可以再仔细分析。

5.1. 新型中心化区块链设计

首先,作者认为数字货币的设计需要中心化”,使国家更容易监管数字货币。 这样每个国家可以发展对国家有利的数字货币技术(而不是发展对国家不利的数字货币)。 这样的技术可以保持政府在货币发行上的垄断,还可以使用数字货币调控宏观货币政策。 

其次,整个区块链系统的设计需要全面更正,设计出符合国家利益的数字货币。这观点与我们在2018年提出的“中国只能发展可监管的区块链系统”不谋而合。所以,那些一方面大声喊“去中心化”,一方面又要求中心化的政府全盘接受“去中心化”的技术的想法是不可能的任务。

美联储、英国央行等不约而同提出类似概念,这和传统数字代币系统以规避监管为目标正好相反,新型数字货币系统必须把监管放在首要位置,并且只能在监管环境下从事交易和保护隐私。

5.2. 不需要零和竞争就可以有影响

作者提出即使只是区域性霸权数字货币出现,也会对美元造成影响。而在这区域内的霸权货币也可以享受类似的"过分特权”。

这表示数字货币战争会有阶段性过程,即使世界无法建立一个新储备货币,一个区域可以开始有自己储备货币。这就证明“数字货币区”理论的实现。

蔡维德:数字货币战争:从国家安全和市场两角度来思考

图2: 数字货币竞争路径

由于小国可能没有技术,或是没有资产和大国竞争,当其他国家的数字货币兵临城下时,他们会考虑加入货币阵营,从而导致世界很快成立多个数字货币区。这里有几项选择:

1.等待下一个世界储备货币出现,前英国央行行长说有两个选择:

a.使用一个强大的法币成为世界储备货币;

b.或是提出使用一篮子货币(例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SDR)当作世界储备货币。

2.形成区域性储备货币,每个阵营拥有自己储备货币,发行国有区域型的“过分特权”。

如果是选择区域性储备货币,这会是什么场景?世界会分几区?区和区之间会有什么交互?数字货币交换和交互如何控制?下面是可能的场景:

蔡维德:数字货币战争:从国家安全和市场两角度来思考

而数字货币区的规模大小竟然是由5.3节的思路决定。

5.3. 互操作性决定数字货币战争的赢家和输家

企业或参与方会因为一个数字货币平台而和多个货币交易互动。这说明CBDC或是数字货币交互的重要性。交互性越多,平台规模越大。

如何使多种货币(不论是传统货币或是数字货币)自愿加入阵营?由于传统互联网式的平台方有比目鱼的不对称优势,一些国家或是区域会要求有更大的话语权和隐私权。

这样传统数字货币平台需要改革,比如平台可以收服务费,但是不可以收集客户隐私数据,而且数据多是加密的,而这些数据只能存在数据拥有者的服务器上或是存在加密的第3方存储。这就是互链网的概念。 平台方可以提供服务,但是不能有数据。

蔡维德:数字货币战争:从国家安全和市场两角度来思考

图3: 交互性和隐私性决定数字货币阵营的体积

5.4. 互链网拒绝垄断和保护隐私

最近,互联网企业的垄断以及出卖隐私的行为屡见不鲜,欧盟等对于互联网巨头的垄断行为有强烈观点。如果这样的垄断行为出现在数字货币上,这会导致个人或企业交易数据被追踪,那么个人、社会甚至国家的隐私信息将会暴露于众目睽睽之下。

怎样使一个国家既能使用国外开发的数字货币平台,同时又获取不到交易数据?目前只有互链网技术提供这样服务,因为它的客户端所有信息都加密,而且层层加密。互链网的最早提出是在2017年左右,科技先知George Gilder在美国提出加密宇宙思想(cryptocosm)以及我们在中国提出的互链网。

蔡维德:数字货币战争:从国家安全和市场两角度来思考

图4: 逻辑图

2021年5月后,互链网不再只是一个概念,由于相关公司成功上市。这表示越来越多人接受互链网是未来。 

5.5. 数字货币处于西部扩荒时代:制定区域规则优先

作者认为现在数字货币时代就是美国西部扩荒时代。这时代不是好莱坞电影所展示的牛仔美好故事,而是辛苦、残酷、开荒的日子。这个时代历经30年之久,是一个圈地的时代,牛仔时代,淘金的时代,丛林规则时代,英雄时代,错误的科技被认为是真理的时代,但同时也是一夜暴富的时代。而现在数字货币发展也经历类似的场景。

因此,作者认为制定国际规则最重要的。前面提到在国际或是区域公认的监管机制,一些国家可能会使用经济手段在竞争中占据优势。这不需要制定全球制度或是全球规则,只需要制定区域性规则就可以。这也表示数字货币战争可能会从区域开始。

5.6. 美国监管紧急会议后无作为导致比特币大涨

最近国外分析师Grant Williams发布研究报告,指出USDT大量洗钱,规模之大、历史之久令人惊讶,而且是“无中生有”产生稳定币,等于是美国地下市场的央行。根据美国的分析,每一次比特币大涨,USDT都是后面的推手。并且USDT没有使用区块链系统,只发行数字稳定币,纯属“空链”(和脸书稳定币不同)。这些报告引起美国财政部重视,并在7月19日紧急召集5大监管机构(包括美联储)讨论对数字稳定币的监管。

会后,美国财政部宣布正研究如何治理数字稳定币,在几个月后会宣布如何治理,并且要求监管单位需要非常迅速的研究。

但是外界却认为这次美国监管单位这次实际“无作为”,如此高规模召开紧急会议,会前大声说马上会行动,会后动作却是“马上迅速研究”。于是比特币立刻大涨。

USDT的问题,不是今年7月才知道的,多年前许多著名分析师还有银行都出报告指出欺诈行为,但是美国却一直不行动。今年初摩根大通银行还出报告指出USDT是数字代币大涨的幕后原因。这次会议已经到了美国最高决策阶层,还是决定采取“研究”的行动。为什么?不是伯克利大学说的丛林规则?

从2019年6月以来,国际不知道开了多少会议,讨论脸书稳定币对世界的影响。但是脸书稳定币的影响是“将来”;现在的问题是同样是稳定币的USDT。而对于USDT国际却采取温和的态度,国际重要会议也不讨论USDT。而我们一直认为这问题更严重。 

希望这次事件是个重要转折点,让我们拭目以待美国出的研究报告。

[1]描述美元作为世界储备货币的特殊地位的“过分特权”一词通常要归功于1974年至1981年担任法国总统的瓦莱里•吉斯卡尔•德斯坦(Valery Giscard D’estaing)。事实上,他是在引用财经记者雷蒙德•阿隆的话。阿隆早在1965年在法国《费加罗报》上发表文章时就使用了这个短语。美国居民向外国人支付的债务利息相对较低,而从外国资产获得的回报相对较高。这种净外国资产的正“超额回报”——被称为发行国际货币的“过分特权”——有利于大规模负外部头寸的可持续性。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百度